2010沙尔克04

什么是城市建設用地?與城市用地有什么區別?

 
     

城市建設用地 是城市用地分類中的居住用地、公共設施用地、工業用地、倉儲用地、對外交通用地、道路廣場用地、市政公共設施用地、綠地和特殊用地的總稱

城市建設用地 土地已經從村里或集體征為國有,性質待定的未建用地。工業用地是只能用于建設工為性質建筑的土地,綜合用地是可以建包括商業連住宅建筑物的土地。

城市用地 指按城市土地使用的主要性質劃分的各類用地的總稱。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城市用地一般包括居住用地、公共設施用地、工業用地、倉儲用地、對外交通用地、道路廣場用地、市政公用設施用地、綠化用地、水域、特殊用地和其他用地等。

城市建設用地與城市用地城市建設用地是包含在城市用地內的,它們之間是從屬關系。

 

城市建設用地與城市用地城市建設用地是包含在城市用地內的,它們之間是從屬關系。

城市用地分類與規劃建設用地標準

 
     

用地分類 一般規定

用地分類方法很多,從不同角度出發,可以有不同的分類。各國城市規劃中所采用的用地分類并不統一,有的國家按用地功能性標準分類,有的按空間形態標準分類,有的按政策區標準分類等等。原分類標準主要按照土地使用的主要性質進行分類和命名。本版分類標準的制訂,主要從我國的具體條件出發,參考國外的可取經驗,并基于5個基本原則調整分類體系:一是支撐新頒布城鄉規劃法的實施,體現城鄉統籌;二是滿足城鄉規劃調查、編制要求的同時,兼顧規劃管理的需求;三是適應政府職能的轉變,結合市場的力量發揮調控作用,體現規劃的公共政策屬性;四是對現有多種分類規范,包括土地現狀用地分類、國民經濟行業分類、城市綠地分類、居住區規劃分類、道路交通規劃設計規范等的銜接與協調;五是在對現有分類標準繼承的同時調整發展。

本標準的用地分類是“分層次控制的綜合用地分類體系”,包括城鄉用地分類、城市建設用地分類兩部分。應按土地使用的主要性質進行劃分和歸類,主要體現城鄉統籌的原則,同時滿足市域和中心城區兩個不同空間層面土地使用的現狀調查、規劃編制、建設管理和用地統計等工作的共同需求。

某一地類劃入城鄉用地分類還是城市建設用地分類,基于兩個原則:(1)地類無遺漏,無重復。某一土地使用性質要么劃入城鄉用地分類,要么劃入城市建設用地分類,以免同時劃入兩個分類體系,導致使用中的混淆;(2)劃入城市建設用地分類的用地納入城市建設用地標準統計。考慮到某些用地,比如機場、軍事用地等,有可能處在某一城市的中心城區,但是其服務范圍往往是更大區域范圍的,將其不納入該城市的人均城市建設用地的核算,更符合實際建設情況和社會經濟活動特點,因此將該類用地納入城鄉用地分類范疇。 本分類體系的特點是:(1)空間覆蓋完整,城鄉用地分類與土地利用分類銜接清楚;(2)系統層次清晰,與城鄉不同空間層次的規劃系統對接明確;(3)適用面廣,既可用于現狀調查統計,也可用于規劃編制,還可用于規劃審查管理;(4)與原城市用地分類體系基本銜接良好。 [下載查看詳細內容]

 

本標準的用地分類是“分層次控制的綜合用地分類體系”。

高發展下城市建設用地的困擾……

 
     

“不再新增建設用地”背后:東部城市用地指標已收緊

“除了生活用地,原則上不再安排人口500萬以上特大城市新增建設用地。”1月10日,國土資源部部長部長姜大明全國國土資源工作會議上的最新表態,可能意味著城市土地供應的格局將產生重大變化,尤其是東部三大城市群。

中國房地產數據研究院執行院長陳晟稱,姜大明的最新說法表明,這些特大城市的商業和工業用地的新增供應量將減少。以往商業和工業用地占比較大,比如說,北京和上海這樣的一線城市,工業和商業用地比重已達60%。現在,就要求工業和商業不再新增供應量,以盤活存量為主。近幾年,很多城市建設用地增長率超過20%。現在就是總數不再增加,在結構上體現變化。 [詳細]

人多地少是我國的基本國情,這句話不僅適用于耕地,城市建設用地同樣面臨“地從哪來”的難題。

人多地少是我國的基本國情,這句話不僅適用于耕地,城市建設用地同樣面臨“地從哪來”的難題。長期以來,城鎮發展大多建立在低成本獲得城鎮建設用地基礎之上,隨著城鎮化加速推進,我國平均每年減少耕地600多萬畝,日益逼近18億畝的耕地紅線。據測算,如果按照2020年全國人口14.5億人、城鎮化率達到60%、城鎮人口中每萬人平均占有0.7平方公里城市建設用地測算,至少需要新增126萬公頃城鎮建設用地。面對糧食安全這個大課題,城鎮化不可能永遠無節制占用農地。

那么,城鎮建設用地從哪來呢?日前召開的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提出,要嚴控增量,盤活存量,優化結構,提升效率,切實提高城鎮建設用地集約化程度。同時強調,耕地紅線一定要守住,紅線既包括數量也包括質量。 [詳細]

摒棄粗放的土地利用方式,首先要放下依賴投資增長模式的慣性思維

多年來,一些沿海地區基層政府在基本農田保護率(簡稱“農保率”)指標上多少存有一種“幻想”:他們認為沿海土地產出比較效益高,應適當降低農保率,提高土地開發強度。且不說在耕地紅線政策背景下這種“幻想”有無可行性,即便在理論層面,爭議也是很明顯的:提高土地開發強度,提高到多少是合適的?

按照國際慣例,一個地區國土開發強度達到30%便是警戒線。超過該強度,人的生存環境就會受到影響。有媒體報道,到2011年,江蘇無錫建設用地總量已達到行政區域面積的近30%,即土地開發強度接近30%。要提高土地開發強度,沿海還能有多大空間呢?[詳細]

針對一些城市用地低效粗放現狀,應從國家層面制定再開發利用的政策、認定及處置標準

一位研究國土開發建設的專家指出,在世界所有幅員遼闊的大國中,中國因為國土面積的65%是山地和丘陵、33%是干旱區和荒漠區、70%易遭受自然災害,土地資源顯得特別珍貴。而改革開放30年來,城鎮化、工業化帶來的建設用地需求,不可避免要消耗大量土地資源。由此,眼下“地荒”陰影四現,一些中心城市土地供需矛盾非常突出。

地處內陸腹地的長沙市,是中國人口最稠密、人均土地資源最少的地方之一。以6年前獲批國家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兩型社會”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為契機,長沙市委、市政府在國土資源部的鼓勵下轉變粗放的土地利用方式,探索用完善制度設計實現“管理節地”,[詳細]

為什么在上世紀60年代已被西方基本放棄了的設計思想,今天仍在塑造中國的城市

“目前,我國大中城市人均綜合用地已超過120平方米,對照國際上的大都市,東京人均綜合用地僅78平方米,香港才37平方米。”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地理所原所長陸大道向記者指出,“從1980年到2005年,在我國經濟快速發展、城市化急劇擴張的時期,經濟每增長1%,會占用農地30萬畝左右。與日本的快速發展時期相比較,我國GDP每增長1%,對土地的占用量差不多是日本的8倍。”

如此高地耗的城鎮化,與被美國規劃界視為教訓的過度滿足小汽車發展的規劃模式相關。1993年和1994年,中國的建設部相繼頒布《城市居住區規劃設計規范》和《城市道路交通規劃設計規范》,將上世紀上半葉西方人士為適應小汽車發展而提出的擴大街坊和道路分等級的學說,上升至國家強制性標準。[詳細]

 

我國建設用地之困:一些地區指標已透支。

特大城市將嚴控新增供地 國土部出細則

 
     

今后,人口500萬以上特大城市的中心城區,除了生活用地及公共基礎設施用地,原則上不再安排新增建設用地。但是,何謂“生活用地”,是否包括商品房用地;“原則上不再新增供地”如何執行,成為房地產市場的最大懸念。

2月20日,國土資源部下發《關于強化管控落實最嚴格耕地保護制度的通知》(下稱《通知》),明確了上述規定。但是,這個政策今后如何執行,尺度如何把握,依然并不清楚。

此前的1月10日,國土資源部部長姜大明曾在全國國土資源工作會議上表示,中央要求東部三大城市群發展要以盤活土地存量為主,今后將逐步調減東部地區新增建設用地供應。[詳細]

《關于強化管控落實最嚴格耕地保護制度的通知》 國土資發〔2014〕18號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耕地保護工作。黨的十八大、十八屆三中全會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城鎮化工作會議、農村工作會議就嚴防死守18億畝耕地保護紅線、確保實有耕地面積基本穩定、實行耕地數量和質量保護并重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為了貫徹落實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現通知如下: [詳細]

 

“原則上不再新增供地”今后如何執行,尺度如何把握,依然并不清楚。

 

過往粗放的經濟增長方式和土地利用方式,已經觸碰到了我國土地資源供給的邊界。一方面,耕地保有量逼近18億畝紅線,一些地區建設用地指標已經透支到下一個十年;另一方面,與城市規模不相適應的大馬路、大廣場、大工業園區粗放地消耗、吞噬著良田。限制特大城市建設用地可以為城市劃定邊界能控制城市發展規模,優化布局。而且,針對這種限制手段或不夠合理,將會對城市發展有所影響的聲音,國土部也明確表示仍然會切實保障民生用地,對中央確定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設用地,實行計劃單列、應保盡保的思路,并且不再新增建設用地也只是“原則上”的。

2010沙尔克04 天津时时后三走势图 新二彩app 新时时彩免费预测 五分赛车开奖记录 内蒙古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 微信群狼群二维码 幸运飞艇走势技巧滚雪球 手游棋牌软件开发 吉林时时快3 南粤36选7好彩3开奖结果 免费生产计划软件 pk10官网开奖 快乐赛车走势 山东时时官网地址 一分赛车正规吗 重庆时时彩开奖手机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