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沙尔克04

   十八大報告新名詞之——“美麗中國”

   在中國進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定性階段,胡錦濤同志所作的十八大報告,濃縮了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最近十年來黨領導中國發展建設的經驗與啟示,勾畫出中國未來發展的藍圖。報告中的新表述、新思想、新論斷,引發了與會代表和各界干部群眾的廣泛關注。“面對資源約束趨緊、環境污染嚴重、生態系統退化的嚴峻形勢,必須樹立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生態文明理念,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努力建設美麗中國,實現中華民族永續發展”。十八大報告中,“美麗中國”成為社會各界關注的新詞。

   然而“美麗中國”卻面臨著諸多的困難與挑戰。不論是霧霾、垃圾、生態破壞等問題,讓美麗中國不再美麗,城市地陷、城市內澇、短命建筑、交通擁堵等城市規劃不合理所暴露出來的問題,都讓中國面臨著巨大的挑戰。除了本專題為大家例舉了其中幾點問題以外,還有許多“美麗中國”所不得不去面對的事實,中國要成為真正的“美麗中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美麗中國的不美麗困境

   霧是空氣中“多余”的水汽凝結,與微小的灰塵顆粒結合,形成小水滴或冰晶懸浮在近地面的大氣中;霾則是大量極細微的干塵粒等均勻地浮游在空中,使水平能見度小于10km的空氣普遍混濁現象,氣溫越低,空氣能容納的水汽就越少,越容易形成霾。我國一般把陰霾天氣現象并入霧,一起作為災害性天氣預警預報,統稱為“霧霾天氣”。

  

“如果中華大地被霧霾籠罩,如何看見她的美麗?”當“美麗中國”迅速成為高頻詞之時,曾有網友如此發問。

近日,中科院一份關于“北京霧霾檢出危險有機化合物”的報告,再次引發社會對于“空氣有毒”擔憂。中科院專家表示,對于霧霾天氣中的危害物質公眾有知情權,大氣污染治理,國家層面應統籌建立區域聯防聯控機制。

2013年伊始,“大霧”、“霧霾”等詞頻繁出現在中國各大媒體、網絡上。1月中旬北京空氣質量甚至達到“六級”嚴重污染狀態,全國數十個城市出現嚴重污染。這不由讓人回想起60年前倫敦的那場“毒霧事件”。不過,如今的倫敦已徹底摘掉了“霧都”的帽子,并努力將其打造成為一個節能環保的綠色生態城。

城市霧霾

短命建筑

   許多“年富力強”的建筑甚至剛剛建成尚未使用就被殘忍地拆除,成為名符其實的“短命建筑”。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反復拆舊建新、過度追求建筑面積,消耗和浪費了大量能源。同時,在這種不斷拆建的過程中,產生了大量的建筑垃圾,這些建筑垃圾如果采取特殊的措施,都難以分解,從而破壞土壤和城市環境。

  

近年來,因為規劃出現問題,導致城市建設中大拆大建的事例屢見不鮮。比如,全國不少地方出現的“短命建筑”,從論證立項到建成使用不過數十年就被爆破拆除。然而按照我國《民用建筑設計通則》的規定,重要建筑和高層建筑主體結構的年限要達到100年,一般性建筑要達到50年 100年。這些“短命建筑”導致大量社會資源、財富被浪費,規劃的科學性和權威性也受到質疑。

如今,我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國家,據統計,每年新建建筑面積達20多億平方米。但業內專家指出,我國建筑“壽命”并不長,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多數建筑壽命是25年到30年,相比之下,歐美的發達國家,如英國、法國、美國建筑平均使用壽命分別為125年、85年、80年。

城市面貌日新月異,而與亮麗景觀相伴的,卻是高樓大廈出人意料的“短命”。據沈陽媒體報道,綠島體育中心被拆除之后,它的舊址將用于商業地產開發。

重慶朝天門港口地標性建筑重慶港客運大樓及三峽賓館近日被爆破拆除,這兩座地標性建筑使用也就20年左右。專家指出,城市規劃的短視和混亂,加上房地產開發的利益沖動,造就了各地的“短命建筑”之痛。

短命建筑

填湖

   湖泊保護和治理最突出的矛盾,是政府要解決房地產開發力度過大的問題,實實在在地保護公共資源不受侵害,一定要按規劃來,依法行事,執法到位。切不可為眼前利益,而不顧長遠后果。然而事實上,在“造樓經濟”思維下,加上一些部門行政不作為,執法又不嚴,城市湖泊也就成了“造樓經濟”犧牲品,湖泊就被高樓蠶食—蠶食—再蠶食,直到被徹底吞噬。只有從政府做起,從“造樓經濟”思維中突圍出來,由“造樓經濟”變“生態經濟”,城市湖泊才可以最終得到保護。

  

武漢一個面積300多畝的湖泊,在湖泊保護條例出臺后,水面竟被填得只剩10多畝,原因竟然是沒上湖泊“戶口”,不在保護范圍內。昨晚,有網友將這一“湖景房變圖景房”列入公務員考試的試卷轉交給該市水務局局長左紹斌。

城市在變遷中難免滄海桑田地變換,高谷變平地,溝壑成通途。隨著城市建設的擴張以及地方財政渠道的開拓,“填湖”開始成為城建中的一大特征。在一些原本波光瀲滟的城市,湖泊成為建筑開發的重點,水域面積日益減少,與之相隨的是城市生態環境被嚴重破壞。

荊州市洪湖濕地管理局一工作人員稱,洪湖面積也在逐年減少,導致湖面減少的原因,主要有填湖建房或建公園、圍湖造田、筑壩攔汊等。

填湖

地陷

  平坦、寬敞的路面將人活活吞噬,這似乎是災難片中才有的景象。然而,近年來,中國城市地面發生塌陷的新聞不時見諸報端。地陷引發各地公眾的恐慌情緒,網民頻用“步步驚心”來形容當下城市路面現狀。

  路面不會無緣無故地坍塌,人也不會無緣無故地“不慎”掉進熱水坑。與自然因素主導而難以抗拒的城市內澇比起來,地陷應該算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城市市政設施屢奪人性命,只能暴露出管理失范,責任懈怠,折射出相關部門對人民群眾生命安全與健康的漠視和不負責任。同時拷問著城市基礎設施的質量和管理水平。

  

近年頻繁出現的地面塌陷事件成了城市里的潛在陷阱,這與城市化進程的推進不無關系。人類超采地下水、建設公路地鐵無規劃、鋪設管網反復填挖道路等等,使得城市地面在面臨極端天氣考驗時,頻發地質災害。

經常被“開腸破肚”的城市地底經過各類改造,出現了種種安全隱患,潛伏著對城市安全構成威脅的隱性危機。城市的地面塌陷是否跟地下空間開發有關,這需要嚴格的地質調研,但在專家們看來,城市的地面塌陷,更多的涉及城市建設的前期規劃和后期管理。

近年全國各地地陷事故頻發,甚至帶來 “走路死”“開車死”等慘劇,被形象地描述為“古人憂天”“今人憂地”。地面塌陷為何防不勝防?如何充分利用地下空間同時減少地陷災害?

城市地陷

垃圾圍城

   統計數據顯示,20世紀80年代,全國城市垃圾年產量約為1.15億噸,到90年代已達1.43億噸。目前國內每年城市垃圾產生量在1.8億噸左右。預測到2030年,中國城市垃圾年產總量將達到4.09億噸。

  

“垃圾圍城,已讓中國不少城市苦不堪言。在城鎮化建設中,一定要優先考慮垃圾問題。”省人大代表印建安說。他帶領團隊調研了三個月,向大會提交了關于制定《陜西省城鎮生活垃圾管理條例》的議案。

隨著城市化進程的速度越來越快,人們給垃圾找的出路,除了廢品回收利用,便是仍在垃圾桶里,等待環衛工人對此進行處理,卻從來沒想過這些生活垃圾到底去了哪里。事實上,我國668座城市中已有2/3被垃圾包圍,甚至有1/4的城市已發展到沒有合適的場所堆放垃圾。

中國每年約有1.5億噸的城市生活垃圾產出,累積堆存量已達70億噸,城市垃圾產出量每年以8%—10%的速度增長,而集中處理率僅略高于70%,未經處理的巨量垃圾包圍著城市,處理生活垃圾的填埋場、焚燒廠也隱患無窮,給生態環境帶來嚴重威脅。

垃圾圍城

內澇

   7月21日,一場61年未遇的大暴雨讓北京城遭遇嚴重內澇。其實,北京并非個案,在中國,許多城市面臨著同樣的問題——城市防洪排澇工程建設趕不上城市化的擴張速度。但,這也僅是一個表象原因。盡管雨季已去,但大雨帶來的一系列問題卻引發我們反思。

北京市委市政府決定,從今年起利用4年時間,分4個階段,開展水務工程建設大會戰。目標是通過4年努力,完成中小河道防洪達標治理和小水庫、小塘壩等除險消隱;完成雨水集蓄利用和城鄉立交橋雨水泵站、調蓄水池改造等城市內澇整治工程等。

近年來,北京、上海、廣州、南京、濟南、長沙等大城市也發生了同樣歷時短、強度大的暴雨,造成了嚴重的城市內澇,導致了城市交通癱瘓,并帶來重大經濟損失。無可置疑,城市內澇已經成為我國城市化進程面臨的重大挑戰。

城市內澇近年正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城市讓生活更美好,更多的人涌進城市的同時,城市也在以更快的速度向周邊擴張。可是近年的連串暴雨不斷讓諸多城市面臨著難以逃避的尷尬,人們似乎發現,在車水馬龍、蔚為壯觀的地表繁華之下,必不可少的排水系統卻孱弱不堪,每逢大雨必成澤國。

城市內澇
2010沙尔克04 韩国美女模特 pos机兼职可以赚钱吗 二人麻将赢钱技巧 ig传统彩票彩民官网网址 老11选5遗漏数据查询 贵州快3遗漏 腾讯出微信会赚钱吗 板球比分牌怎么看 21点棋牌游戏 有什么平台浩博更厉害 王者荣耀雅典娜脱裤衩不遮挡 百家樂龙虎技巧 一品鲜奶吧赚钱吗 恐怖分子吊死美国美女 亚洲AV网址在线 交易员在熊市赚钱